工业银行的生与死:投资过台积电、Acer,台湾最早的大型创投

工业银行的生与死:投资过台积电、Acer,台湾最早的大型创投

文: 张世洁  国际商务律师/大学财管系副教授

国家发展委员会主导的国家级投资公司即将启动,规模计百亿元,具有点火五加二产业、参与国际重要技术投资并引进,以及培养国内年轻一代的工业银行投资人才等功能。

就此,国发会副主委龚明鑫日前特别指出,过去有创业投资等方面经验的主要是工业银行,但随着工业银行逐一消失,国内这方面人才也面临断层;金管会主委李瑞仓近期也表示,台湾产业发展需要工业银行的支持,所以正研究考虑重新开放工业银行的申设。

工业银行:台湾最早的超大型创投?

咦?台湾最后一家工业银行——中华开发工银,今年 3 月不是才走入历史,政府怎这幺快又怀念起工业银行的好,而想让它从死里复活。

打开台湾的工业银行史,最早的工业银行要算是 1928 年依国民政府制定公布的「交通银行条例」改制设立、1960 年在台复业的交通银行,该条例第 1 条:「交通银行经政府特许为发展全国工、矿、交通及其他公用事业之开发银行」,将其定性为工业银行。

直到 2006 年 8 月,交通银行与同属在台复业的中国国际商业银行整併为兆丰国际商银,交通银行为消灭银行。

台湾企业如何赶上联网时代企业管理先机? 6/16 经理人关键讲堂解密  

工业银行的生与死:投资过台积电、Acer,台湾最早的大型创投

而台湾最后熄灯的中华开发工银,前身为中华开发信託股份有限公司,于 1959 年由当时主司美援运用计画的「行政院经济安定委员会」与世界银行合作成立,1999 年中华开发信託公司始改制为中华开发工业银行,2017 年 3 月因迫于金管会对金控公司旗下仅可拥有一家银行的金融政策要求,缴回工业银行执照。

从成立背景来看,交通银行具战后复原、建设「复兴基地」的味道;中华开发工银则较具国际合作、「稳固邦谊」的色彩。

工业银行到底有何特异功能会让人怀念起它的好? 工业银行的业务範围虽有企金授信业务,但仍以直接投资 (principal investment) 业务为重点 ,这项业务是藉由股权投资与投资客户建立起或伙伴关係,当工业银行的投资案逐渐增加、触角不断延伸时,在产业上下游或不同产业间架起桥樑,除了提供资金外,更可协助投资客户拓展业务或取得所需的资源,此形成紧密的经济网络,不仅对产业发展有相当的影响,也能以此为卖点来吸引好的投资标的上门。

另外,工业银行因股权投资而得以派任的董监事,这又加深其对个别公司及产业的影响力,甚且带动产业的走向。再者,工业银行透过找案子、看案子、审案子的训练,长期培养出能分析判断产业趋势的人才及团队,而这些人力开枝散叶,有的离开工业银行转往被投资公司、创投公司、金融机构或自行创业,这群「毕业校友」很多会回头寻求工业银行的资金与支援,此又扩张了工业银行外展的範围与势力。绵密网络与优秀人才,显然不是其他人短期可以複製,这就是工业银行的竞争优势,也就是说工业银行所投资的钱是 smart money,效用比一般金主高。

以中华开发工银为例,它的核心业务聚焦于协助产业的发展和辅导产业升级、转型,为产业界提供所需的各项金融服务。中华开发工银投资扶植的产业涵盖 1960 年代的纺织工业、1970 年代的石化工业、1980 年代的电子及电脑工业、1990 年代的半导体及通讯工业、2000 年代的光电业、以及 2010 年代的生医科技及替代能源等。

中华开发工银已累积上千家的投资客户,同时藉由绵密的客户网络,深入了解及掌握产业的趋势动脉,并针对重要产业所形成的上、中、下游产业链,作出完整的投资布局。 说中华开发工业银行的投资轨迹为一部台湾产业发展史,并不夸张,当今的世界级企业包括:台积电、宏碁电脑、华硕电脑、友达光电等都是在早期就参与投资的客户 。

既然工业银行存在的价值这幺高,为何会消灭?

工业银行资金来源限往来客户、转投资的总额及对个别公司的投资都有受限、所控有股权与金融资产价格波动性大不若手续费收入 (fee income) 来得稳定、台湾经济荣景不在、案源不足及无法再扩大业务规模等,可能都是原因。

然而,业者为了生存,会找寻自己生命的出路,例如台湾工业银行选择转换成商业银行,中华开发金控则併购了一家商业银行。再说银行是一个管理风险的行业,台湾历来的产业升级、转型或创新,也不是在无风险的环境下进行,工业银行可以选择、重塑或调整其商业模式、投资商品市场及地理市场以为因应。那幺,剩下该检讨的就是法规与政策。

工业银行的资金来源与资金出路的限制需要也应该检讨,但对于像「金控公司旗下仅可拥有一家银行」这类的金融政策,更有必要修正。这政策目的是要限制一财团只能有一银行,以避免 over-banking,造成银行过度竞争?

政府任何一项政策或法令,都应该要能说出可说服人的理由。金控下既可有银行、保险、证券、创投、行销公司、彩券公司等不同机构,为何金控有了商银后,功能不同的工业银行执照就为何非得缴回不可。金管会也已取消台湾地区银行或海外子银行「二选一」的规定,开放均可以赴大陆设立分行、子行、参股;台湾也没禁止外资银行在台同时有分行、子行。限制一家金控同时有商银、工银,并没有道理。

一项制度的建立要花上数十年,但可能因为错误决策而毁于一旦。需要人才时,惊觉培训所已被拆毁;创新创业需要投资资金时,发现供应者已被驱离。逝者已矣,来者可追。期盼工业银行的复活,能使产业得救!

现在想谈数位领导,对于西方企业来说,重点就只是「转型」;但对于台湾来说,是「升级」加上「转型」双重议题。面对挑战,你的公司缺少哪些数位发展 know how?立即参与调查,掌握升级商战策略>>

工业银行的生与死:投资过台积电、Acer,台湾最早的大型创投

——

本文经专栏作者 张世洁 授权刊登,并同意 TechOrange 编写导读与修订标题,原文标题为《工业银行的生与死》。有意投稿者可寄至:[email protected],经编辑檯审核并评估合宜性后再行刊登。首图来源:401(K) 2012, CC Licensed)